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揭幕提升剧集质量要跨四道关
更新时间:2019-04-04 18:09:06 点击数:285 来源:网络整理

  刚刚过去的2018年,你是不是在网上看剧更多了?追剧过程中有没有发现古装剧减少了?有没有发觉整个2018年的电视剧荧屏上已经是现实主义题材唱主角?……

  昨天上午,一向被视为电视剧制作播出领域风向标的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揭幕,超过500家全国广电系统、电视台和影视公司的嘉宾齐聚一堂。而索福瑞等权威数据发布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依然只能算是电视剧的“小年”。

  电视剧的小年缘何而来?观众和制作机构都不太愿意见到的“剧荒”该如何破局?真正的大剧、好剧应该秉承哪些特质?昨天,SMG东方卫视总监、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就以《拥抱春天·2019请回答》为题带来了“破局”的思考。

  在王磊卿看来,2018年绝对算得上是影视行业不平凡的一年。“首先,2018年中国电视剧迎来了60周年的华诞,涌现出了像《大江大河》这样的有史诗格局的大剧。”王磊卿说,同时2018年的电视剧制作行业依然问题和矛盾并存。“我们可以看到,部分影视制作企业亏损严重,部分艺人社会形象和商誉减值,同时影视制作企业日益加剧的成本压力与演职人员高片酬的矛盾也不小。”

  王磊卿指出,首当其冲就是“打破泡沫惯性”。去年电视剧制作中资本退潮、流量失灵、爆款缺失,大卡司(指演员阵容)、大IP、大投资集体哑火。王磊卿说,这些其实不该埋怨资本、流量,“都是浮躁惹的祸,大家应该扪心自问是否有操作不规范的问题。”

  说到这里,王磊卿特别提到,“现在有些老板就是数字老板,为了对赌的数字压缩创作周期。编剧是拼盘编剧,三五成群拼剧本,拼凑组合急就章。导演也是过档就算,前期后期他都不做,就为了进组捞钱。”王磊卿说,有些制片更是为了组局而来,“选角不看适合度,有了大咖就觉得万事大吉了。”同时,片酬随便喊的高价艺人依然时有出现。

  王磊卿表示,想要对此有所改变就牵涉到行业需要跨越的第二道关:拒绝观望等待。“制作企业不开机,就等着平台命题作文;明星不接戏,等市场提高片酬,最终就只能是把你们都‘剩下了’。”

  纵观近年的影视圈,某部电视剧作品的口碑、网络评分如何,一向都和“水军”“粉丝圈刷屏”等息息相关。到底一部电视剧的评价体系应该是怎样的,王磊卿认为这是当下业内需要跨越的第三道关。“可以说,近来对一部电视剧的客观评价不时被一种喧嚣干扰。”王磊卿说的就是“粉圈(喜欢某位明星的粉丝圈)狂欢”。

  王磊卿举例说,一部电视剧上线、开播后,粉圈线下包场、自费广告等像行动都是常规操作。“购买热度只是入门,抹黑对手、利益链条更是触目惊心。”王磊卿说,还有假装“制造内幕、恶意打分(等手段)更像是悬疑大剧”,“一部电视剧的好坏,决不能被粉圈的狂欢绑架。”

  在王磊卿看来,影视评价体系肩负着改善电视剧生态的重任。“好的评价体系应该是理性评价、善意批评、尊重作品和艺人。”王磊卿说,评价应该务求专业、客观,具有正向的引导性。

  业内需要跨过的第四道关是尽快拓宽创作格局。王磊卿表示,当下的电视剧同质化严重,几乎可以说是同一个套路同一个坑。像古装剧就跳进了宫斗权谋的坑,“后宫频频领盒饭,前朝阴谋理不断,戏说历史图暴爽。”创业题材跳进了狗血言情的坑,仙侠玄幻剧就变成了升级打怪。

  王磊卿表示,新时代的电视剧爆款制作中应该坚持崇尚原创、坚守匠心、规范制作、保持耐心,同时回到初心,回归品质和影视项目价值评估的客观理性。

  “比如古装剧,我们就应该细分为古装历史剧、传奇剧。”王磊卿举例说,古装剧创作就不能永远高高在上,应该俯下身子、放下身段。“新潮流古装剧应该也有展现古代的风花雪月、市井人情和侠义传奇。”

  创业题材剧也不应该继续是豪门恩怨、车祸绝症、霸道总裁、天降贵人。“既然是创业题材,就应该是在广泛采访、扎根现实的基础上,不张冠李戴,精准体现该创业剧职业背景的专业精度。”

  “好的电视剧始终有好的价值观,我们一定要守住价值观、道德观、美学观。”王磊卿说,创作一定要拿出真情,才能触碰到观众的真心,现在一些打着励志幌子,披着奋斗外衣,做着悬浮美梦的伪现实主义作品,肯定不能留下观众。

  王磊卿还特别提到电视剧注水的问题,“按集论价的平台采购方式成为制作篇幅失控的原因,我们要坚决去除注水,严格遵循创作规律,制作精良的短剧。”对于过去一年大IP流量演员失灵的问题,王磊卿说,希望制作公司要将更多的机会给与角色契合度高的演员,留给热爱表演、德艺双馨的表演者,“少一些戏精,多一些戏骨。”

  索福瑞中国区资深数据科学家郑维东给出的数据显示,全国100城电视剧单频道收视率超过2%的大剧,整个2018年没有一部,更不用说现象级大剧了。要知道,这一数据2015年多达9部次,2016-2017年尽管骤减但也各有3部。“所以,我们说2018年是电视剧‘小年’并不冤枉。”

  索福瑞的数据显示,收视率在1%—2%的优势剧目2018年有30部次,连续两年比例持平(占4.7%);收视率在0.5%—1%的剧目缩减到84部次,占比下滑近1个百分点(13.2%)。

  值得一提的是,绝大多数观众可能都未曾关注到的还有一部分:“炮灰剧”(收视率不足0.5%)。2018年的比例进一步上升,达到82%。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分剧的比例自2015年以来就一直呈上升趋势。

  数据显示,去年电视剧制作播出中首当其冲的变化就是总产量继续走低。2018年国内通过审批发行的电视剧总集数为13726集,这相较2015年的16500集和2016年的14912集下降明显。

  在控制电视剧注水行为,杜绝无节制拉长剧集长度的影响下,2018年通过审批的电视剧平均集数是42集,同比2017年减少了1集,比2016年减少了3集。

  具体到新剧数量方面,数据显示,2018年新剧部数为194部,这一数据2017年为241部、2016年为271部。并且这已经是2012年以来连续第七年呈现减少的趋势。郑维东指出,这些信号一定程度上说明近两年电视剧市场虚热局面已有所扭转,效果显著,步入理性发展轨道。

  在索福瑞提供的数据中,2018年当代剧占据了全年国产电视剧播出的半壁江山(占比51%),年代剧制作播出占比紧随其后达到了28%。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古装剧在2018年全面遇冷、仅有7部(播出比重里仅占到了8%),而2017年播出了17部古装剧。

  不仅如此,索福瑞给出详细题材细分数据显示,去年卫视播出的电视剧中,现实主义题材大剧挑起了大梁。这其中主要包含了都市生活、言情、时代变迁和军事斗争题材剧,它们的播出量占到了去年电视剧播出总量的10%还多。

  数据同时显示,各地电视台的地面频道依然高度依赖年代剧,军事斗争、反特/谍战、近代传奇和都市生活依然是主播题材。

  郑维东给出的收视数据是按卫视独播剧和联播剧分开罗列的。在卫视独播剧中,去年收视最高的是湖南卫视的《谈判官》(收视数据1.30),排名第二的是北京卫视播出的《幸福一家人》(收视数据1.27),江苏卫视的《香蜜沉沉烬如霜》排名第三(收视数据1.26)。

  在卫视联播剧中,江苏、东方卫视联播的《恋爱先生》收视率最高(收视数据2.57),北京、江苏卫视的《娘道》紧随其后(收视数据2.47),排名第三的是北京、东方卫视联播的《美好生活》。《大江大河》排名第六(收视数据2.09)。索福瑞数据显示,省级卫视收视率过1%联播剧全年共有19部,联播收视率超过2的剧也仅有7部。

  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网剧的上新部数达到了330部,较2017年增幅达到29%;上新总集数达到7674集,较前一年增幅更是达到了52%;上新的分钟数超过31万分钟,增幅更是高达67%。

  如果从剧目看,去年在网播平台上“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是《延禧攻略》(1.86%),《香蜜沉沉烬如霜》以1.77%排第二,第三名是《如懿传》(1.30%)。《扶摇》《你和我的倾城时光》《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谈判官》《猎毒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恋爱先生》分列第四到第十位。

上一篇:CCTV-1新闻联播:2012年我国反避税贡献税款346亿元

下一篇:今天东兴又出名了!央视新闻频道直播东兴渔业丰收盛况

热门新闻
推荐图文
青岛向全球发出邀请:6月青岛全球 CCTV5走到CCTV1新闻联播报道魔笛 每日一股 Win10UWP被泼凉水《百度地图》更 每日推荐一股:新易盛否极泰来拐点

本站简介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Powerd by 丽水新闻网 版权所有

新闻热线:1234567890 举报邮箱:123456@qq.com